除此之外万物两断本身更加坚固,更加锋利,就算现在帝牙卢卡复活了,你以这个去全新的帝具实力不如他的情况下也能剪断他释放出来的原始合金。

雷军:天使投资人不是傻瓜 只会投资熟人


  5月8日消息,第五届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于5月8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本届GMIC的主题为“重新定义移动互联”。天使投资人雷军(微博)在下午的圆桌讨论中表示,创业者千万不能把投资人当傻瓜,自己只会给熟人或者熟人推荐的人投资。

  雷军表示,当创业者寻找天使投资时不要在大会上递方案,投资人其实都不看的。现在找天使投资人最好的方法,第一个是找身边的朋友、同事、领导,就是你的上级,找大家帮助你。因为大家跟你很熟,他们也许不需要知道你完全做什么。“我投很多项目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个公司要做什么,我就是觉得这个人能干成事情,我支持他一把,这是我投资的核心理念。”

  如果创业者一定要找投资人,只有一个路径,就是看看你的朋友中有没有跟投资人特别熟的,由那个人担保。雷军称就是用这种简单的方法来解决信用问题的,“我只投熟人或者是熟人的熟人,只做两层关系。”

  今年的GMIC重磅嘉宾云集,腾讯董事局主席兼CEO马化腾(微博),慈善家、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小米科技CEO雷军,凡客创始人兼CEO陈年(微博)和印象笔记CEO Phill Libin等近百位国内外嘉宾出席大会,并作精彩演讲。

  以下为圆桌讨论实录:

  李晶:大家下午好,我非常高兴出席今天的会议,我是摩根大通的李晶。我们现在开始进入圆桌讨论的阶段,我们今天非常荣幸请到了四位来宾,其中有创业家小米手机的创始人和CEO雷军雷总!还有一位杰出的投资人真格基金主管合伙人徐小平徐老师。刚才听到尚伦律师事务所的张明若张律师。随后还有《创业家》杂志总编辑牛文文(微博)社长,有请牛社长。

  欢迎各位嘉宾的出席,今天我们关注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就是创业者和投资者重建信任和规则的意识,我们在座的嘉宾有不同的背景,但是他们都非常关注中国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命运和未来的前途。而且他们了解各自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四位嘉宾背景不同,但是他们可以分享一下各自不同的视角,也阐述一下这次圆桌论坛的主题,就是创业人、投资人怎么样重新建立信任。首先给雷总提一个问题,因为雷总是全国非常知名的创业者,以前也是投资人,他旗下有27个公司,雷总的日程总是排得非常满。

  现在的日程是让雷总讲一下,怎么样把国际成功的规则引进中国,因为在投资者和创业者的博弈过程当中,这个规则还没有完全形成,因为中国的互联网业务还是新兴的业务,我们怎么样能够把国外已经形成的规则引入到中国来?

  雷军:多谢主持人给我这个机会,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现在主要精力在顺为基金和参与小米科技的创办。另外我也在管金山软件,同时我有一家投资公司叫顺为基金,这是一个标准的VC在管理,2.25亿美金,所以这是我自己最核心的业务。

  刚才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我其实想跟大家分享,作为投资者最大的困惑是什么呢?我觉得最大的困惑是说服一个创业者了解并遵守这些规则。这里面谈的是什么问题呢?比如说前段时间我看中了一个项目,我们开了很多次会,我们也跟创业者把条件谈好了。结果过了一个月以后我问这个项目怎么样了?他们说还没有谈定。我说,为什么没有谈定?他说,这个创业者是第一次创业,对VC的投资条款不是特别了解,他几乎跟我们每个条款都谈。大家知道一个VC的标准条款有三四十页,如果每个条款都谈的话,一个月下来都没有什么结果,而且谈的过程很郁闷在什么地方呢?对于大家来说这都是一个常识问题,就是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可谈的,因为每家公司都是一样的,而且这些条款都是西方社会经过几十年、上百年的创业者跟投资者之间的博弈形成的一个共识,就是怎么来约束创业者、怎么约束投资者。

  但是很多创业者不了解这个,第一次融资,可能第一家遇到了我,这就麻烦了。谈了一个月以后,我没办法了,我很想投这个项目。我跟同事讲,他要什么条件都接受。一定要讲清楚我们放弃这个条款是一个共识的条款。过了一个月以后我的同事再跟我反馈说他不想投了。我说,为什么?他说谈了一个合同下来觉得这个人太难共事了,投进去以后这个公司的项目很难管理,最后就放弃了。我相信我参与创办的顺为基金,我们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好基金。就是永远站在帮助创业者的角度考虑问题,所以我们的条款是同行里面最弱的,限制条款是最弱的。我说如果像我们这样基金的条款都谈不拢的话,几乎很难从VC里面拿到钱。这个事情就让我很深地思考这个问题,我觉得整个创业的环节要普及规则,就是规则是什么。大家在没有普及规则之前谈遵守规则很难,最重要的问题是这个规则是什么,我今天参加论坛的目的也是借这个机会跟在座的创业者一起沟通,包括请在座的牛社长加大对规则的宣传和普及,不仅仅是张律师这样的人,最最重要的是律师行业要教会创业者是怎么回事,媒体要宣传这些规则是怎么回事,最重要是把这些规则拿出来从创业者和投资者角度两边去看规则。因为这是个博弈的结果,不是单向的,不是说就是帮助创业者或者是投资者,一定是博弈的平衡。

  我是认为牛社长这边应该做什么事情呢应该把这些规则拿出来从正方、反方去看。我过去投了20多间企业,我是觉得谈万最关键的价钱和重要条款之后,剩下的事情其实不多了,不应该陷入这些事情去。第一次的创业者为什么会遇到这种情况,第一是对投资者不信任。第二是每一个条款都谈,直到谈崩为制。我觉得应该展开让创业者了解这个规则。

  牛文文:我觉得中国的创业者投资者就相当于三十多年前中国向美国第一次开放大门后互相开放的格局,美国人害怕中国人把他扣在那里不让走,大家互相提防。其实是一条非常成熟的规则双方在互相左手和右手在博弈,一个事情没有创业者、投资者,如果两个都是瞎子摸象,就如同三十年前中美一样,有些战略互信是不需要谈的。我很高兴,我们作为《创业家》杂志尚伦律师事务所在做这件事是很有意义的事,对于早期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讲,一些基础的法律模板应该亿免费开放,让大家都清楚如果你要创意融资,这个是ABC,你要学,你自己要看,这个不需要高深的知识,你把这些知识学会了才可以创业,才跟别人投资。

  我们的i黑马网站向社会发布这条基本规则,免费的基本规则。

  雷军:我觉得不仅是发布,还要把背后解释清楚。

  徐小平:我先说几句,你要问什么问题?

  李晶:徐老师向您请教,我们谈到怎么普及规则,刚才牛社长也讲了投资者跟创业者有不信任的感情。其实应该是双赢。从您的角度来看,您是全国著名的天使投资者,过去也是新东方的三家马车之一。有什么办法使投资者和创业者的利益是共同的利益?

  徐小平:我先讲讲投资的辛酸史,我从2006年开始投资的时候是没有任何合同的,我只有两个条款,你要我多少钱节我多少股份。现在好像美其名曰是信任,最后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说他得到A轮以后,我说我想跟一点,是哥们就该让我跟投。但是对方包括第三方A轮的人说不想让我跟投就出问题了,这个时候我作为一个伟大的投资人,我说我不跟投,我心里还是很难受的。

  第二,我跟创业家之间的关系,就是出问题了。比如说等他赚了钱要清算的时候,我曾经激烈争论要优先清偿权,他说一定要说。后来说到底是我们一方还是两方,。

  雷军:优先清偿权也是博弈的结果,比如投了徐老师100万人民币,占10%。徐老师第二天就宣布破产,如果没有优先清偿权就直接损失90%。如果有优先清偿权就没有问题。

  徐小平:这是一个常识,伟大的企业都也这么一种常识性的条款,所以我们在2010年才相遇。当时张明若带了五六个律师到我家里,花了三天三夜才整理清楚。

  因为中国整个商业经济整个规则在建设之中,反过来说创业者一开始应该理解这个东西,所以我高度认同整个创投届,创业者、投资者是利益的共同体,让我们共同来追求这个规则。

  李晶:说得很好。请雷总解释一下,在您多年创业的过程中和经验积累的过程中,能不能分享一下哪些例子让您对规则的重要性有重新的认识?

  雷军:我觉得其实在中国的核心问题,是中国市场化的时间比较短。VC这个词,我接触的VC最早是1995年RDG,真正这个词被大规模接受是2000年互联网在中国大规模兴起,1999年、2000年才兴起。这个行业在中国刚刚引进了十来年,时间很短。这里面像徐老师讲的生动的例子,徐老师作为投资人在初期的时候都不了解优先清偿权,也觉得这个好像是欺负创业者的,其实不是的,是为了保护极端情况的出现。优先清偿权讲的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公司被卖掉,或者你公司关门,投资者有有限清偿的权利,就是这么个权利,这么个权利用来对付什么情况出现呢?比如我刚才举得例子,我投资徐老师一百万人民币,10%,这是标准的天使投资的做法。当我相信徐老师做到10亿美金,我赚了1千倍。假如徐老师明天不干了,我们今天关门,按中国《公司法》账上有100万人民币,徐老师有90%,我有10%。如果没有约定只按照中国《公司法》看的话,我立即损失90万。我是遇到了一个最大的困难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大家怎么能够深层次理解每一个规则制订的来龙去脉。假如我把这个规则给创业者讲完肯定能接受,你要是投资者你觉得你干吗?明天他说不干,不干了,我不就赔90%,我为什么要赔90%啊?

  我觉得张律师的工作把规则做成免费的模板,是做了一件好事。我觉得要在各种场合去讲规则背后的合理性。

  李晶:这个合理性能不能让社会接受,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新,这个模板向公众披露,而且有透明度。

  雷军:这个模板我没有看过,但是我听张律师介绍,是今天VC行业用的标准模板的中文版化和简化。它算是标准模板。

  李晶:徐老师从您的角度来看怎么看?

  徐小平:刚才讲的案例刚刚获得A轮,毫无疑问对方是有优先清偿权,随着发展创业者会学到这个东西,自然而然就解决了。

  我想讲另外一个问题,我早期投资的一个项目是多少钱拿到股份。有一次两个创始人非常兴奋地告诉我,徐小平,我们进了一个人次COO,给了20%的股份,太棒了,公司会腾飞。我作为投资人肯定支持这个东西,但是我经过新东方的股权演变就问他,我作为投资人,我的股份被稀释了20%,你给我打个招呼可以不可以,他就没有说,但是他们两个很真诚地跟我讲这个事,其实他们是违法的。后来给他们写了信,严正地指出了!我说我理解你们不懂规则,不懂程序,所以张明若:你要知道当时在这个情况下,如果有律师在的话,任何股权的变更,任何公司重大的变化,我们就有了法律的保护。

  李晶:张律师刚才讲得也非常好。从模板的推出,可以讲一下社会能不能接受,因为是新的创新。在硅谷的操作模式是如何,跟中国有什么类似,有什么不同?

  张扬正:刚才我的演讲和刚才的讨论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要不要尊敬规则,第二要不要理解规则。第二件事我是真的非常想做,因为我在自己的工作当中大量地出现这个问题,明明是非常好的创业,但是确实不了解,不了解就产生了不新,然后就有徐总说的故事。借这个契机想跟牛设做一个让创业者更加理解这个过程,就是每一个条款的演进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合理的,这个事非常想做。

  李晶:牛社长从媒体的角度来看,怎么样让社会来理解,您怎么教育投资者和创业,怎么理解和接受新的游戏规则?

  牛文文:美国大家知道是个法律国家,诉讼很多。经常有的请不起律师,我认为尚伦律师事务所张明若是创业者的律师。总而言之我们面临的问题90%都是有共同模板的,但是都是因为对基本规则不了解导致的。如果有标准模板,如果是免费,90%的争议在签协议的一刻就没有了。我特别想说对于创业和投资来讲是一个很大的心理考验,经常有残局。就是经有创业者和投资者打得很厉害,比如PPG的故事,有很多这样的故事。最后所有的规则我认为是为了防残局的。但是所有的悲剧往回倒看一下,都是双方对基本的某个规则忽略了,没有写明,或者是没有谈好,或者是理解不一样,所以很多的创业和投资者冲突的悲剧是因为对规则的不了解而导致的。

  我们创业家杂志到2008年到现在做过两个封面都是残局,第一个是真伪创业家,选了五个创业家,包括PPG。我发现当时认为所有的这些失败的案例是因为创业者不是真正的创业者。因为在失败的那一刻里面主要是对投资人不负责任,创业失败的时候优先要考虑投资人的利益才有可能东山再起。在2009年五个失败的案例里面都是创业者在失败时就把自己的利益保护得很好,没有把投资的利益保护。我们认为他们不是真正的创业者。

  到去年2012年的时候又做了一起封面,是真伪VC,就是受创业者不尊敬的VC行为方式,我们拉了11个选项,大部分不喜欢的VC行为背后都是因为大家对于每一个条款背后法的意义、法的精神不理解。某些条款背后是防什么事的,任何一项不喜欢都是对你一项行为的预防。到2012年时发现VC中间有很多创业者很难接受的行为。最最重要的是偷漏税这件事情,经济不好的时候创业者融资有时候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就死人的,融不到就会出问题。

  徐小平:不会死人,死的是公司。

  牛文文:创业者最害怕的是很强的VC拖你三四个月,甚至半年,最后大幅度修改活动,或者是放弃投资,这样其他的融资机会就没有。我是说在创业和投资方面发生的互相不尊重,或者是互相残局争吵的时候,或者是到法庭上闹的时候,或者动用公安解决问题的时候。最后都是对最初的法律条款和精神不了解。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觉得一个创业投资失败的案例,一定是到了残局双方发生问题,去年好多的电商、团购一定会发生非常激烈的互相指责,到底是这个公司不能做了,谁有权利把公司关了,在关公司的时候是什么程序关,很多案例其实都是法律,都基础的法律。我非常高兴尚伦律师事务所是一个创业界的平民律师事务所,在服务广大创业者的同时能够把这个模板弄出来,并且能够免费公布给大家。刚才雷总讲了,我们作为创业家的杂志,当这一套基本规范被大家接受,不要有那么多的残局。

  比如说我们在中国撞车了,因为有保险公司教育不会打架,不像以前撞车就打架,现在都有保险公司,然后就解决了。现在创业公司失败了不要紧,失败再来过,不要打架。尚伦做的事就是当创投碰到残局的时候,很简单处理完,咱们再从头开始,我认为你是做的这件事。

  徐小平:起到了保险公司的作用。

  张明若:刚才说张明若是平民律师,这是一个成功的范例,刚才讲的残局比较多,失败的范例也是比比皆是。但是也有成功的范例,看我们雷总坐在台上,雷总讲创业者跟投资者成功的案例,我们大家兴趣比较高一点,别讲太多失败的案例。

  徐小平:用托儿斯坦的话来说,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有完美的条款保护。不幸的公司都是因为条款不严禁。雷军,继续。

  雷军:创业90%会死,幸福的人是少数,绝大多数人不幸福。但是怎么把不幸福变成幸福呢?我跟创业家、创业者一直谈一个观点,就是公司可以失败,人不能失败。你在处理事业失败的时候,你怎么能够获得一个好的口碑,然后这样你就获得了下一次东山再起的机会。我做天使投资成功率比较高,这个成功率比较高的秘诀一般不会在外面讲的,那是我们家的镇山之宝,只跟徐老师交流过。

  其实最重要的投资经验是什么呢?是我有一半以上的项目输了我会再给第二笔钱,或者公司转不过来了我会借钱,我认为失败是绝大多数会出现的问题。但是关键问题是怎么能够处理好,你输完了以后还能重新开始。我最近有一个创业者公司遇到了一点困难,要关门了。我最后还是答应再借他钱,我说我为什么经过思考答应接给他钱呢?是因为很简单的事情,我投他一百万人民币占15%,初期不知道什么原因注册的时候跟我接了50万注册资本。注册完以后50万就一直没还,后来我催了以后还了20万,还欠30万。这180万以后花完以后公司快关门了,他自己也借了很多钱在公司了。我说这一年多可悲的不是你把公司赔了180万,是我失去了对你百分之百的信任。你再跟我借钱的时候就觉得你这个人信用不好,他很后悔,进我道歉以后。我说我愿意再帮你一把。

  我举这个例子想分享什么呢,创业者跟头者信任是很脆弱的,在信任问题上一定要认真。再接一百万的时候其实是很容易的,我也愿意帮助创业者。如果你跟我借注册资本,借完了要还我吗。就是注册借50万,注册完还给我,可是一年多没有还给我。我觉得不舒服,相信大家也听明白了。关键是你怎么处理好每一件事,涉及到信用的时候,信用对每一个创业者来说是无价之宝。我们天天看见一堆公司死,公司死是正常的,这个成功是不正常的,失败是必然的。

  牛文文:打架也是不正常的。

  李晶:徐老师投资的各个行业,从电子商务到教育、社交网络都投过,每个行业有不同的规则,您觉得规则有什么特点?

  牛文文:我说句话,我跟大家说句话,我们知道有很多创业者认为徐老师是非常豪迈的,非常情感的,就是你能打动他他就立即给你钱,所以有好多创业者认为徐老师是“好骗”的。我认为好多创业者有这种误解,我的理解徐老师的确很豪放,根据他对创业者的激情。但是徐老师也是很细心的,很多创业者会把像徐老师的天使投资人,就是比较简单粗放,但是他会认为好骗,骗完一次再来一次。我告诉你们徐老师很不好骗,骗了徐老师的代价很沉重。因为这个我是知道的,没有一个投资人会把信任加倍给另外一个人。

  李晶:徐老师受过骗吗?

  徐小平:古人有一句话是大智若愚,我只不过是太聪明而已了。我想接着雷军刚才说的,其实要知道做事可以失败,做人不能失败。信用这个东西雷军最知道,在英文里面跟金钱是一回事,信用卡。信用卡就是钱卡,没有钱可以用钱吗?创业者最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信用,创投家是很小的圈子。我们讲的是保护创业者,在创投两者之间创业者更需要保护,但是对于创业者来说真正的命门是什么?是信用,是在社会面前的信用。比如公司卖假货就没有信用了,就完了。假如跟合伙人之间、跟投资人之间有信用的问题,坦率说这是致命的。

  牛总刚才说的创业者之间的流传,关于我的传说,其实我们也是在市场上赚钱的。我们要做的事情无非是多一点信任而已,但是一点失去这个信任,其实人生很漫长。

  牛文文:因为徐老师被骗了以后不愿意说,所以大家认为他好骗。

  牛文文:我都发微博。

  张明若:我作为徐老师的律师,徐老师没有一次被真正骗过。所谓骗之前徐老师都知道,他是愿意花那个钱,是心甘情愿受骗。

  徐小平:我跟张明若相遇以后现在投资标准程序,谈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就决定投了,然后就去找张明若,找尚伦律师事务所。现在有了免费的网上资源以后,这是中国创投环境的一个重大的进步,重要的一个贡献。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事。

  李晶:非常赞同徐老师,雷总以前说过只投人不投项目,只投熟人的项目,是吧。如果有陌生人,突然一会台下给您提交一份资料说投资,您从来没有见过他,您会新他吗?作为创业家,又是投资者,您会给陌生人金钱吗?

  雷军:我是不小心说了个实话,大家一定要理解天使投资者真的不是傻瓜,天使投资者本质是什么呢?天使投资者本质是六合彩,有个朋友要创业,十来个朋友一人凑个份子,万一做成腾讯了我们就发财了,做不成我们也支持了创业,支持了朋友,支持了友谊,这是天使投资最核心的东西。

  徐小平:我插一句,同时还创造了当年的GDP。

  雷军:我终于明白GDP增长那么高,主要是由徐老师这样的天使投资人。当你们寻找天使投资的时候不要在大会上递方案,无论是我还是徐老师,这些方案其实都不怎么看。徐老师看不看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很少看。现在找天使投资人最好的方法,第一个是找身边的朋友、同事、领导,就是你的上级,找大家帮助你。因为大家跟你很熟,他们也许不需要知道你完全做什么,我投很多项目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个公司要做什么,我就是觉得这个人能干成事情,我支持他一把,这是我投资的核心理念。

  如果大家一定要找我投资,只有一个路径,就是你看看你的朋友中有没有跟我特别熟的,就是我需要那个人担保你没有问题。反正你卷我钱跑了,就找我的朋友算账。我说你怎么给我推荐这种,一点信用都没有。我们是用这种简单的方法来解决信用问题的,我不知道徐老师怎么解决信任问题的,我只投熟人或者是熟人的熟人,只做两层关系。

  李晶:从法律角度来看,从律师角度来看,张明若您觉得只投熟人,不投生人,从法律角度来看能不能保护天使投资者或创业人,如果不认识大家不投资那就有很多生意做不成了,从法律角度来看能不能约束一下,或者是增强一下投资人和创业者的信任度?

  张明若:我在这里告诉大家一个秘密,作为律师方面。就是法律文件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所以这个法律文件的保障也必须在一个起码的道德,或者是起码信任的基础之上才能够进行保护。我觉得创业投资,包括我们这个圈子实际上最值钱的就是信任,信任只能相信一次,你对某一个人这一次把他消费掉了,最后也没有机会了,而且周围的人再也没有机会了。大家有人列一个名单,说这个人已经投过,不信任过。这个圈子很小,两三个人就打听出来这个人怎么样,很快可以打听清楚的。

  徐小平:我讲一个关于投熟人的问题,其实你想一想你要创业,你要找百万级的信任,如果你居然没有一个熟人、朋友、同事、老师、领导能够导向某一个,没有一个能够帮助你的,你就不要做了。我们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大家都拿着商业计划说,徐总,投一个。你身边难道没有一个人帮助你有一点资源的人。在美国这样发达的创投国家,天使的三F的说法是有深刻道理的,所谓三F我再说一下,有人可能不知道,就是朋友、家人和蠢人。你想想蠢人是找不到的,得到疯人院去找。到投资者一定要想想资源是什么,第二个伟大的想法是没有人认识你,这是错误的,恰恰是你不行。

  李晶:徐老师我现在把话题稍微转变一下。我们现在谈了很多投资者和创业者的关系。现在谈谈创业者和客户的关系,记得前段时间说过别把客户当数字来看,把客户当人来看,就是对客户的信任度有多少,或者客户对您的产品的信任度有多少。另外也讲过不要把客户当成上帝,中国人没有上帝,客户当成朋友,客户是您的朋友吗?

  雷军:这个问题转弯转得太大了,我讲下来有点帮小米公司做广告。如果大家不骂我我就再讲一遍,讲吗?(讲)我做小米,昨天我发了一点牢骚,结果有个报告出来以后让我很沮丧,说我我干IT,准备干餐馆了。我很羡慕腾讯,也很羡慕百度,也很羡慕华为,也很羡慕联想。但是我不想再干一间华为、联想、腾讯、百度,我觉得不需要了。我说,办个小餐馆,门口有排队,经常有人给我打电话老雷给我留个座,我认为这是人生最成功的境界。

  大家想一下我办一个小餐馆,十多道菜都是我亲自做的,我经常看到客人吃饭。小餐馆和老板都是朋友的,我新做的菜你试试,如果有问题我马上换,他们就是朋友。我其实就是从这件事体会到我们能不能把所有的用户当朋友看,第一个千万别当上帝看,因为中国没有人信上帝。如果你把用户当上帝看,就是帮用户当傻X看。一看上面写的牌子,觉得老板肯定没有把用户当朋友看,肯定是骗人的。我们中国的生意就是想坑蒙拐骗,很少当朋友。刚才讲到信任,今天在中国的信任最重要就是朋友的信任,如果把用户当朋友的话,你想想你的产品出问题有多大压力啊。

  我曾经举过一个例子,有个朋友买到小米手机出了点问题,两个小时没有修好,我的衣服都汗湿了。如果有朋友用了你的产品,有问题的时候,你有多大的压力。

  第二点,我谈的是互联网的弊端,互联网动则有4亿用户、9亿用户,甚至50亿用户,有多少的注册账号。我们互联网公司天大的优势就是量化管理和数字管理。可是量化管理完了以后出现了什么问题呢?我们只关心日活跃,只关心月活跃,只关心GDP的增长,我们不关心人的。我们问这些数字开始做什么事情呢?手机后面一安装你的产品就自启动,然后每天自动唤醒,每天在后台偷偷启动,这都是为了干吗呢?这都是整日活跃,这是GDP的开始。核心问题是什么呢?假如用户是你的朋友,假如用户是活生生的人,你能忍痛让他的手机放在桌上半天就没电了,没电了后骂三星、小米、苹果,是谁干的呢?不是创业者干的吗?

  昨天的会没有讲特透,我觉得大家今天一定要思考在骂GDP问题的时候,一定要想我们的KPI是不是有问题。所以我在办小米的时候,我在办小餐馆的时候小米没有KPI,我说我们一定要放弃KPI,有KPI的时候我们也会变成偷偷唤醒、偷偷自启动、偷偷联网。不是我有多么高尚,而是我想明白了一条,能不能把用户当朋友。这是我的一点体验,我不是改行做餐馆,我做菜很差,只会炒土豆丝。但是用小餐馆的生意教会让大家理解什么是小米,小米追求的目标就是办下餐馆,不要多大,每天有排队,每个员工享受和朋友相距的时光。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不是多么伟大,但是是我喜欢的。

  李晶:能不能简单阐述一下?因为我们时间段还有55秒。

  徐小平:雷军说把顾客当上帝是骗局,中国人不信上帝,中国人信朋友。小米是一种新的企业文化。

  李晶:再追问一句,当时说了一句话,怎么来实现自我。您的目标,投资的目标,创业这么多黏液非常成功,您的目标如何,您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徐小平:当我们对创业者怀着无限信任和期待的时候,我相信创业者也会创造无限的奇迹。我下一个如果能够投到雷军这样的人,下一个雷军、下一个小米,我觉得这是一个投资人最大的梦想吧。

  牛文文:我很简单的,我认为让生意不是那么简单,最好是让中国的创业不那么复杂,难难在后面,不要难在前面。让中国的创业简单一点,不要在那些基本的规则上吵架和打架,大家把心思用在产品和用户身上,我是这个想法。

  李晶:最后请张明若律师回答最后一个简单的问题,大家谈了很多最关键的一个词就是信任,如果是投资者、创业者握手,是不是比签合同更有效?

  张明若:不是,握完了手以后一定要签一个好合同。

  徐小平:签了合同再握手。

  张明若:我强调一件事情,刚才举的很多例子并不是刚开始没有诚信,以我的经历很多后期的分歧是基于误会。误会是怎么产生的?是前期规则没有说好,没有理解透,把很好的朋友变成了互相不信任的仇人。这是我作为律师特别在意的,也是做这个合同的初衷。

  李晶:多谢各位,我们时间已经到了,代表大会感谢来参加论坛的嘉宾的精彩演讲,也感谢各位的出席,谢谢!

当前文章:http://hnhdqp.com/home/6truhr9u6k.html

发布时间:2019-02-20 06:58:55

四川成都麻将血战到底下载 棋牌斗牛游戏免费下载 二人麻将怎么玩好玩 q块世界和mc谁最早出 最新好运南通长牌下载 乐乐大作战下载手机版 乐乐棋牌作弊器 美女麻将手机版下载 2019棋牌赚钱送现金20 领域棋牌官方登录

编辑:帝扁

相关新闻

2000余名师生“火场逃生”

2019-02-20 06:01:17

海口口磺接集团

榆林三所小学将陆续启动“创国卫生周”活动

2019-02-20 00:59:57

潍坊矣扯美汽车维修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自动化商城:让检定校准不再难!

2019-02-20 00:23:41

中卫臃笛工贸有限公司

口臭久治不愈?可能是精神压力太大

2019-02-20 09:21:49

随州山晨谋美术工作室

热门推荐

  • 贵州农村护林防火员:每天巡山10公里
  • 一看吓一跳:雷死人不偿命的囧图集(353)
  • 越南批捕原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丁罗升
  • 新加坡星展银行:比特币是一场庞氏骗局
  • 为自动驾驶而生:韩国即将建成模拟城市
  • Jumpserver部署与安装
  • 光学引擎/防溅洒设计,雷柏1800P3无线键盘鼠标套装79元
  • 经常对着电脑,眼睛发涩怎么办?
  • 2017年美术纳入中高考?教育部辟谣:从未发布过此消息
  • 四川茂县乡干部:整个乡村30多栋屋子只看获得一栋
  • 河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天天2棋牌有作弊器么? ctv网络棋牌直播
  • 熊猫麻将俱乐部怎么关 copyright ? 2000 - 2016
  • 新闻热线:0311-67563366 广告热线:0311-67562966 新闻投诉:0311-67562994
  • 冀ICP备 09047539号-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1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
  • 星力捕鱼正版 没有硝烟的战场下一句 手机娱网棋牌 赚钱的棋牌游戏那个好